|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鹽城企業網 » 資訊 » 知識園地 »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04-28  來源:鹽城企業網  瀏覽次數:33
1月11號消息,女性的妝容我們都知道并不是現代才有的,早在五彩繽紛的唐代就有了巖溶的面磚和華美的飾物,你知道唐代的美女們都是怎么化妝的嗎?又是用什么畫的呢?接下來小編就跟你一起來看看唐代的妝容。

唐李憲為睿宗皇帝嫡長子,2000年考古發掘結束,墓中出土大量壁畫及廡殿式石槨一具,李憲墓壁畫及石槨線刻中表現最多的是仕女人物,她們形體豐腴,姿態婀娜,面龐嬌美,其面妝、飾品均是當年時尚的充分體現。

面妝

在五彩繽紛的唐代女性世界里,濃艷的面妝和華美的飾物是其重要特色。唐代婦女化妝品主要有粉、脂兩類,白粉妝面起自戰國時期,如《楚辭·大招》曰:“粉白黛墨,施芳澤只。”(《楚辭補注》大招章句第十·222頁,中華書局1983年版)清王夫之注:“粉,以滌面,黛,以畫眉。”時白粉有米粉、鉛粉兩種,因鉛粉質地細膩,色澤潤白且宜于久存而深得婦女喜愛,并逐步取代了米粉。

脂,源于紅粉,紅粉又稱燕支,是漢時匈奴人妝面的紅色顏料,原產于甘肅祁連山區,乃一種植物花朵。崔豹《古今注·草木篇》載:“燕支,葉似薊、花似蒲公,出西方,土人以染,名為燕支,中國人謂之紅蘭,以染粉為面色,謂為燕支粉。”它的傳入中土與漢武帝之后中、西文化溝通與交流有關。 南

北朝時期,人們在這種紅色顏料中加入牛髓、豬胰等物使其成為一種稠密潤滑的膏脂,因此燕支被改寫為胭脂,又被簡稱為脂。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李憲墓壁畫中面妝基本保存完好的女吏

由于脂的廣泛流行,女子做紅妝者與日俱增,至唐代已成為女妝的必備程序,先撲粉于面,復以胭脂于掌中調勻施之兩頰,其濃淡以時尚流行及場合、身份差異而定。初唐女妝淡雅、面似桃花,李壽墓壁畫樂舞圖中各仕女面妝即如此,又有涂黃粉于額間者謂之額黃,也是初唐女妝特點之一。盛唐早期桃花妝依然流行,比之顏色略深的酒暈妝開始出現,且以房陵大長公主墓壁畫仕女圖面妝為例,中宗、睿宗時女妝復以桃花色引導潮流,玄宗開、天之際盛行濃妝艷抹,李憲墓壁畫中仕女紅妝多已脫落,唯第二天井東、西壁仕女圖中六位女吏面妝基本保存完好,除額頭、鼻梁、下頜露出白粉底妝外,余處皆涂紅彩,濃艷如戲妝,與初唐女妝的淡雅含蓄形成鮮明對比。近年來西安南郊科技園區基建工地唐代墓葬(陜西省考古研究所2002年發掘,資料未發)中出有同樣面妝如霞的侍女陶俑,時代在肅宗前后;西安市東郊等駕坡一帶基建工地唐墓(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1993年發掘,資料未發)及西北政法學院基建工地唐代墓葬(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所2002年發掘,資料未發)中也有此濃妝女俑出土,年代皆在玄宗前后。唐代大詩人白居易作《時世妝》詩中有云:“……腮不施朱面無粉……斜紅不暈赭面妝。……元和妝梳君記取,鬢堆面赭非華風。”說明元和之前確曾流行赭面妝,與上述出土陶俑面妝相印證,可推測,玄宗天寶年間赭面妝開始興起,至元和之前方止。李憲墓壁畫中仕女濃艷面妝應是“赭面妝”,初起于宮廷之實例,從著妝者年齡推斷,年輕女子更多為之。

與此同時,桃花妝、酒暈妝仍被沿用,李憲墓壁畫中亦有表現。因此,仕女人物面妝濃淡與畫師個人喜好具有相當關系,但她們所反映的皆是當年流行風尚是不容置疑的。

眉與唇的修飾是女子面妝的經典之作,黛眉朱唇能使美人面妝色彩豐富更具層次感。畫眉又稱描眉,以黛為之。黛,乃青黑色顏料,與粉、脂一并為女子著妝之物,故又稱黛眉。漢時畫眉之風已在宮廷流行,經魏、晉、南北朝推廣后,唐代頗為盛行。無論宮廷民間,女子畫眉成為普遍裝飾。杜甫《虢國夫人》詩中云:“虢國夫人承主恩,平明上馬入宮門,卻嫌脂粉涴顏色,淡掃蛾眉朝至尊。”描述了楊貴妃三姐妹中虢國夫人自恃天生麗質,入宮朝覲竟不施脂粉卻要淡掃蛾眉,可見畫眉在唐代婦女面妝中已占居首席地位。

眉形的變化仍以時尚流行為準,隋代宮廷中因煬帝喜“仙蛾眉”而流行纖細修長的眉毛,故有蛾眉、月眉、彎眉、柳眉之說,唐詩中亦多有提及,李白《浣紗石上女》中所吟:“玉面耶溪女,青蛾紅粉妝。”中“青蛾”即指描畫濃黑的蛾眉。唐新城長公主墓壁畫仕女圖也多修此眉形。中宗之后婦女眉形更加豐富多樣,相傳唐玄宗幸蜀時曾令畫工作《十眉圖》以為宮女描眉之模本。該階段唐墓壁畫及石刻中女子眉形可見:蛾眉、柳葉眉(涵煙眉)、分梢眉、卻月眉(月棱眉)、出繭眉、桂葉眉等。李憲墓壁畫、石刻中仕女眉形繁多,有蛾眉、出繭眉、卻月眉、柳眉、桂葉眉,其中出繭眉多見于甬道東、西壁及石槨線刻中仕女圖,墓室壁畫中仕女則多描桂葉眉。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李憲墓壁畫中仕女的蛾眉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李憲墓壁畫中仕女的柳眉

蛾眉形似飛蛾觸角,修長彎細,自魏晉至唐宋以后時多流行;分梢眉即指眉內端尖銳,外端闊而上翹呈分梢狀,流行于唐代。出繭眉形如春蠶出繭粗短平直,南北朝及唐、宋皆是婦人修眉模式之一;卻月眉又稱月眉、彎月眉、月棱眉,形狀彎彎,中闊,兩端略尖,稍粗于柳眉,如一輪新月。柳眉又稱柳葉眉、涵煙眉,因形似柳葉而得名,是歷代女子喜畫之眉形,尤以隋唐五代為盛行;桂葉眉指眉形如桂樹葉片,唐玄宗梅妃采萍曾作《謝賜珍珠》詩:“桂葉雙眉久不描”即謂此眉形。可見玄宗時期桂葉眉已在宮廷貴婦中流行,李憲墓壁畫仕女描桂葉眉恰與詩句相印證,不但說明“桂葉眉”確起于玄宗時期并流行于中、晚唐,而且是唐人自繪“桂葉眉”的實例,彌補了考古發掘中實物資料出土之不足。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李憲墓壁畫中仕女的桂葉眉

唇的點飾與描眉一樣,是女妝的重要步驟。漢代婦女已有點唇之舉,所用點唇之物稱唇脂,主以礦物質顏料“丹”為之,并加入動物油脂制成黏稠糊狀,考古發掘中已有實物出土。唐時唇脂又稱口脂,因中國傳統審美以小口為佳,似櫻桃一般小巧、鮮亮、紅潤的口唇才是最標準美麗的。口脂有較強的遮蓋作用,可調整、改變口型,使之成為完美的櫻唇而深得女性青睞。初唐女妝淡雅,往往以淡紅口脂點唇,稱之檀口,如李壽墓壁畫中仕女口唇。盛唐女妝趨于艷色,多以大紅點唇。李憲墓壁畫仕女就是以大紅色口脂為主,尤其艷如霞光的赭面妝,唇色更是鮮紅嬌妍欲滴,只有墓室東壁貴婦圖中1號人物,年齡稍長、面妝淡而唇色淺紅。看來唐代面妝審美與現代基本相同,頰紅濃、淡與口唇色澤相配,才能體現出面妝的協調美。

帔帛

帔帛是唐代女子便裝的重要衣飾,據孫機先生考證,帔帛原出于西亞,后被中亞佛教藝術所接受,又東傳至我國。最早一例考古發現見于青海平安魏晉墓出土的仙人畫像磚,帔帛較長,雙腳呈魚尾狀。東晉時漢族世俗女裝中尚不見此物,隋唐時期才被廣泛使用。唐代女子帔帛施用方法隨時尚而不斷變化,從初唐至盛唐各具特點。初唐女子帔帛窄而較短,主要施用款式為:繞后頸順兩前肩搭垂于身前雙側,如李壽墓中樂舞圖眾仕女所示;盛唐早期,帔帛幅面、長度皆有增加,房陵大長公主墓壁畫仕女著帔帛似為雙層,兩面顏色各異,如《托果盤仕女圖》所施帔帛,一面為鮮紅色,另一面呈白色。

該時期帔帛施用方法除唐初的流行款式外,更尚好帔帛繞后頸于前胸交叉后順雙后肩搭垂于身后兩側,如房陵大長公主墓中《提壺執杯仕女圖》;或將交叉后之帔帛一端甩向身后,另端攬于臂彎間,形同房陵大長公主墓中《執拂塵仕女圖》。中宗、睿宗時期,帔帛施用方法變化多樣,出現了于胸前交叉,兩端齊攬于懷中,使雙腳垂懸于腹下;又有將帔帛一端掖于胸前襦衫中,另端繞后頸垂于前胸一側,往往被主人把玩于手中或攬于臂彎間,或搭垂于另側前臂上,其各種施用形制均可從永泰公主墓《宮女圖》內尋到模本,此時帔帛大小基本如前,部分仍做兩面雙色,如章懷太子墓《觀鳥捕蟬圖》中女子即肩搭紅、綠兩面的雙色帔帛。李憲卒于開、天盛世,此時帔帛變的寬大而輕薄。在陶俑身上,開、天之前所施帔帛式樣均為泥條貼塑成形,而開、天時期則改為彩色描畫法表現,從而顯示,此時帔帛質地確實變的輕薄柔軟。雙面的兩色帔帛已然不見,施用方法新產生了“V”形和“U”形兩款,“V”形是將帔帛中部繞前頸于胸前折擰成“V”式后,將尖角部分插入裙腰,再使帔帛兩腳分甩于雙后肩;“U”形則是繞前頸寬松順盤于胸前并將雙帔帛腳甩搭于兩后肩之側,兩種施法共同特點皆是一改往日繞后頸搭披法而為繞前頸向后甩披式。此兩種款式,李憲墓壁畫仕女使用較多,應是當年流行時尚。另有一款帔帛,形制非常特別,共由三層長短不同的透明薄紗制成,最內一層可長及足跟,此形制開、天之前未見,石槨線刻中亦僅畫一例,應是該期帔帛的新款式。著名唐畫《簪花仕女圖》中,眾女皆著透明薄紗帔帛,可能以薄透輕紗為帔帛質地的做法起源于開、天時期,并盛行于中、晚唐。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李憲墓壁畫中“V”、“U”兩款帔帛
1300年前的仕女時尚:談唐李憲墓仕女圖的妝容

由三層長短不同的透明薄紗制成的帔帛

帔帛顏色往往與所著衣裙色調和諧而小有對比,頗具點睛之效。如李憲墓壁畫仕女常以黃色衣裙搭配綠色帔帛,或淡綠色襦衫、深綠色長裙施用深綠帔帛。這些細致精心的搭配,顯示了唐代女子不凡的審美觀和藝術鑒賞力。

總之,李憲墓壁畫及石刻中眾多仕女人物,以其豐腴婀娜的身姿、華美飄逸的衣著、濃艷獨特的面妝、富麗高雅的飾物、生動地再現了一千多年前大唐盛世的輝煌和美的至高境界。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